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湖南财经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> 行知网 > 榜样力量 >

盛黎明:用生命诠释“为师之道”

时间:2016-01-15 17:15来源:转载 中国青年报 作者:行知网 点击:

 1月2日凌晨5点半,38岁的盛黎明在与病魔搏斗了两年零8个月后,离开了她眷恋的这个世界。

  就在两天前,为了看盛老师最后一眼,远在西藏工作的安徽农业大学2014届毕业生牛群匆匆踏上了回乡的列车。然而,车过兰州时,牛群就接到同学打来的电话:“盛老师走了。”

  安徽农业大学师生的朋友圈里几乎都被这条悲伤的消息占据,历届学生从四面八方赶回合肥,排成上百米的队伍送老师最后一程,还有同学在网上寄托哀思——“大学里最喜爱的老师,大学里最动听的课!愿天堂没有病痛,一路走好!”“上盛老师的课是10年前了,我几乎没有缺过课,笔记做得少有的完整,现在还留在身边,算作一个纪念吧!”

  一名思政课老师的离去为何有如此大的反响?在这些悲伤的学生中,甚至有人仅仅听过她的一次课,有的并没有正式上过她的课,为何同样对她充满敬重、感恩之情?

  在课堂上分享自己的个人经历

  尽管没有名校背景,但是这个民族学院毕业的回族女生,仿佛天生就是当教师的料。

  牛群至今记得,在开学典礼上,这个身材微胖、留着短发的女老师代表教师发言,“她一走上讲台,气场非常强大”。

  同事李华华有一次在课间路过盛黎明的教室,“她讲课的节奏一环扣一环,最后一排的学生都目不转睛,没有一个人走神”。李华华记得,下课铃响了,所有人都没有听见,他们都沉醉在那种氛围中。

  事实上,《思想道德修养和法律基础》这门课并不好上,讲得不好,学生感到无聊生硬,最后只能“用脚投票”。1999年刚入职,21岁的盛黎明就接过了这门“难上的课”。

  如何让这些一看就懂、一说就知道的道理,真正入脑入心?盛黎明认为,首先是要让学生对课堂感兴趣,想方设法把他们“拉”进课堂。

  2014级学生郑莉记得,讲述“新时期的爱国者”时,盛老师首先播放了电影《卡廷惨案》,随后让同学写观后感,“这样的教学方式不是照本宣科,而是调动同学的积极性,关键是激发了我们的思考”。

  “您的课让我第一次有了上大学的感觉。”2011级学生岳书威回忆,第一次上完盛老师的课后,就迫不及待地给她发了这条短信。在他的印象里,盛老师讲课风趣幽默、逻辑清晰,她以各种各样的人生经历给人以启发。

  课堂上,盛黎明总是分享自己的个人经历。“讲她的老公,讲她的‘大宝’‘二宝’,讲她评职称的经历,讲她如何处理‘摔倒老人’的问题……”在岳书威看来,有了真实的人生经历作注解,这样的思政课很容易引起同学们的情感共鸣。

  自从安徽农业大学开展“学生评教”以来,盛黎明创造了连续11次评优的纪录。“这在全校教师中都不多见,特别是一个思政课的青年教师,更为难得。”学校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说。

  “思政课,其实没有什么捷径和诀窍,最关键的是,你不能端着架子,只有和学生打成一片,才能获得认同。”该校人文社科学院教授王清平总结道,“盛老师做到了这一点,所以成功了。”

  温暖每一个学生的“盛姐姐”

  “老师应当是灯塔,光芒不能只照到一小片,要照到每一个学生身上。”这是盛黎明曾经说过的一句话。课堂内外,这位“盛姐姐”总是试图温暖每一个学生。

  尽管教学任务繁重,但为了深入了解学生,她主动兼职辅导员工作。

  “只要你需要她,她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。”2014届毕业生余晶晶刚入校时与室友产生矛盾,“当时我发了短信说,盛老师,我想和您聊聊。几分钟后,她就开车来了”。事后,她才知道,盛老师原本正打算带孩子去医院的。

  不仅是在校生,即使是毕业生,盛黎明也一视同仁。

  一天深夜,当地派出所给盛黎明打来电话,让她去领人。听说是自己曾经的学生,她二话没说就赶了过去。原来,这个毕业生患有精神疾病,警察通过她手机上的电话联系到了盛黎明。盛黎明当即把这名女生带回自己家,第二天盛黎明上课外出,这名女生情绪失控,把盛黎明的家砸得乱七八糟。盛黎明丝毫没有责怪,通过多方联系,把她安全地交给了家人。

  “毕业之后,我们定期聚会,盛姐姐都会参加,还把我们带到她家,把客厅当作KTV……”2014届毕业生高翔哽咽着说,“可是,这一次,她没能来成。”

  人生的最后一课

  2013年5月,35岁的盛黎明被确诊为癌症晚期,医生断言撑不过8个月,可是她凭着坚韧的毅力与乐观的心态,创造了生命的奇迹。

  “她尝试了所有的治疗方式,生的希望是如此强烈,令人敬佩。”一位医生感慨道,“她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因为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家人和学生。”

  2013年6月中旬,得知盛老师生病住院了,学生相继来医院看望。有一次,一下子来了100多人,学生会干部不得不出来维持秩序。

  “看到她浑身插满了管子,我们不知道说什么好。”牛群回忆道,“她就像个没事的人,一个劲地和我们打趣,说自己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李华华探望盛黎明时,发现她经常若无其事地做家务。“为了安慰家人,她就装得像个正常人,其实她有时候疼起来,会缩成一团。”

  自患病起,盛黎明共住院30多次,一旦出院,她就继续站在讲台上为学生授课。后期病情恶化,她只能靠父亲、丈夫把她背到教室。住院期间,她坚持把学生论文批改完,把成绩输入教学系统。

  2015年10月12日是盛黎明上最后一堂课的日子,她事先并不知道,所有同事都来听她的课。

  整个教室被挤得满满当当。该校思政部主任黄洪雷说:“当天,她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了,我们只好强行让她停课。”在黄洪雷看来,课堂是她最后的精神支柱,“之前每到排课时,她都会要求继续带课,眼神里甚至有一丝乞求”。

  2015年12月28日晚,弥留之际的盛黎明向家人表示:现在全身都是癌细胞,只有眼角膜还能用,所以想把它捐献出来。丈夫帮她完成了相关手续。其实患病之前,他们夫妻二人一直在坚持无偿献血。

  “现在我的心情很平静,想着能为孩子们带来光明,心里有种莫名的放松。只希望他们将来能快乐健康!我的祝福一定会延续下去!”这是盛黎明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,她用生命完成了人生的最后一课。(王磊)

(责任编辑:行知网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湖南财经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网络许可证: 湘教QS3-200504-000027 湘ICP备05002485号 学院地址:湖南省衡阳市珠晖区狮山路20号
邮政编码:421002 招生热线:0734- 8378042 技术支持:图文信息中心